Danica Kragic

敢于不同

Danica Kragic教授肩负着研发机器人的使命,让机器人完成人类不想做、不能做或不应做的事情。与此同时,她也引发了关于伦理道德和责任的思考和讨论。

作者: Cari Simmons
照片:Kristofer Samuelsson

Research and theory

采访还不到五分钟,Danica Kragic教授的电话就响了。“不好意思,我必须接这个电话。”她说。一名主要捐款人最近加大了对瑞典一项人工智能(AI)计划的投入,额外捐赠了10亿瑞典克朗(1亿欧元)。Kragic负责将该款项分配给各个研究项目。

Kragic感叹道:“伴随款项和信任而来的是责任。10亿捐款意味着我需要承担10亿的责任。”但毋容置疑的是,这些款项会得到妥善管理。Kragic是斯德哥尔摩瑞典皇家理工学院(KTH)计算机科学与通信学院的教授兼副院长。她也是自主系统中心的主任、瑞典皇家科学院以及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的成员。此外,她还是萨博和FAM的董事会成员,FAM是由规模最大的三家瓦伦堡基金会创办的一家瑞典基金会资产管理公司。

可能最能够代表她的称呼便是“多面手”,她将其归功于她成长过程中获得的悉心关爱。“我想要在学校中取得好成绩,回报我的家人。”她说。“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想法——我要给予和回报。”

Kragic从小在克罗地亚长大,她进入机器人研发领域以及来到瑞典纯属偶然。1996年,她偶然看到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新成立的自主系统中心招聘机器人技术研究人员的广告,最终得到了那份工作。她说:“这是运气、兴趣和教育共同作用的结果。”

“开始时,我讨厌这份工作的一切。”Kragic坦诚地说道。“当时我是这里唯一的女性职员、唯一来自国外的职员,也是唯一不是从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毕业的职员。我的行为、衣着、所有的东西都显得格格不入!”

Kragic“绝不轻言放弃”,她在这份新工作中坚持了下去。20多年来,她很享受与年轻人在一起工作的活力以及机器人技术研究的挑战。

Danica Kragic Jensfelt

出生年份和地点:1971年出生于克罗地亚里耶卡

居住地:瑞典

家人:丈夫及两个孩子

工作:瑞典皇家理工学院(KTH)计算机科学与通信学院教授

风尚:Kragic在时装设计师Carin Rodebjer的“女性影响力(Women who make a difference)”活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成就:曾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以及法国雷恩国家信息与自动化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员。芬兰拉彭兰塔理工大学荣誉博士。荣获2007 IEEE机器人与自动化学会青年科学家奖。

休闲活动:陪伴家人,逛跳蚤市场,搜寻旧钩编织物,将它们缝制成新衣服。

Danica Kragic设想工业环境的自动化水平会进一步提高,帮助人类完成繁重、脏污和危险的任务。

Danica Kragic设想工业环境的自动化水平会进一步提高,帮助人类完成繁重、脏污和危险的任务

Kragic从事机器人研究,旨在让人类可以去做他们感兴趣或擅长的事情,而不是许多人所担心的那样,让机器人取代人类。她设想工业环境的自动化水平会进一步提高,帮助人类完成繁重、脏污和危险的任务。“这其实就是利用技术完成人类不能、不愿或不应做的事情。”她说,例如提升重物、对物体施以巨大的外力或完成高难度任务(如切割笔直的线等)。

就个人而言,Kragic想要一台在家里帮助她的机器人,特别是照顾其有特殊需求的儿子。“我想要一台机器人,当我不在Jonathan身边时,机器人能帮我牵着他的手,照看他,确保他没事,”她说。“机器人能够按照预编程序,像我一样照顾我的儿子:有同理心、富有爱心。我想每个父母都想要这样一台机器人吧。”

我深信机器人能够帮助人类。
Danica Kragic

Kragic也预见到机器人能够帮助老年人群。她说道:“我们正在研发能够与不同材料和对象互动的机器人,这样它们便能够掌握更细致的操作技能”,这正是目前机器人所缺乏的。“我深信机器人能够帮助人类,或作为调停者,辨别孰是孰非,而不掺杂任何的个人价值观。”

围绕新技术的伦理道德问题常常让Kragic彻夜难眠。作为一名研究员,她希望其他人能够共同承担责任。她说:“我们推动技术发展,但并不承担相应责任。人们购买手机,但并不懂软件,所以或许应该禁止他们使用某些应用?或者说,如果你的剪草机遭黑客攻击,碾压了邻居的猫,谁应该承担负责呢?我们需要有驾照才能驾驶汽车,所以当涉及到人工智能时,我们或许也需要对用户进行认证。”

Kragic在她的讲座上提出了此类问题,甚至还参加了与诺贝尔中心合作的瑞典皇家戏剧院的表演讲座。她指出:“作为学者,我们的责任是尽我们所能地触及广泛的受众,而艺术表演就是一种途径。这就是在人与社区间建立起联系,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销售联系方式

evolution@skf.com

闲暇时,Kragic会做一些缝纫活儿。这是她一生都在做的事情。她说:“我很早就学会了如何缝缝补补以及如何用零零碎碎的物件缝制东西。”

她酷爱缝纫。早上6点,家人还在熟睡时,她就起床裁剪布料或斟酌缝制袖子的最佳方式。她表示:“手工对我来说是一种放松的方式,我喜欢动手创造以及精心计划的过程,这会让我全神贯注,完全沉浸其中。”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