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growth

绿色增长

2014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全球经济实现增长,但碳排放量却没有增加。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大力投资和节能技术的爆炸式发展也许能为未来指明一条道路:经济增长并不意味着污染增加。

文:Allison Jackson 插图: Karolis Strautniekas

其他业务 其他产品 其他服务

对那些认为气候变化真实存在、并试图做点什么的人们来说,2014年是一个分水岭。

全球经济增长超过3%,但与能源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却并未增加。

2015年初,国际能源机构(IEA)表示,近40年间,这种经济增长和碳排放的“脱钩”现象第一次出现。这之前排放增长水平的下降或停滞不可避免地伴随着经济的衰退。

这一新闻令气候变化行动的倡导者们感到高兴,因为它证明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不需以牺牲经济增长为代价。

比利时布鲁塞尔绿色和平组织全球能源分析师Emily Rochon说:“这表明我们正在寻求的改变实际上是存在的,能证实这一点真是太棒了。”

“2008年到2012年之间,全球各大经济体出现萎缩状况,增长非常缓慢。而污染排放的增长速度并不快,不过还不清楚两者是否存在脱钩。”

“所以,真的,这是第一次你可以指着数据说,‘证据显示:经济增长了,但排放并没有增加’。”

虽然全球碳排放可能在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才会减少,但专家表示,一些发达国家,如瑞典的碳排放已经开始减少。对世界上其他国家来说,2014年可能是长期趋势的开始。

伦敦经济学院气候变化与环境研究所Nicholas Stern教授手下的政策分析师和研究顾问Isabella Neuweg说:“2014年令人鼓舞,它表明,当投资低碳能源,以及其他清洁领域时,经济能够取得增长。这是关键所在 —— 它并不是一件非此即彼的事情。”

但2014年的这种脱钩并不是突然发生的。

PBL荷兰环境保护评估机构和欧洲委员会联合研究中心表示,全球碳排放增加速度自2012年开始放缓。

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居世界第一 —— 2014年达创纪录的750亿欧元,比上年增加39%。另外,中国还通过关闭或升级污染最为严重的煤电厂,努力减少饱受污染困扰的城市的数量。不过中国并非孤军奋战。

不管是自身利益驱使或是真心承诺减排,其他国家也都减少了对煤炭和石油的依赖,并降低了能源强度。由能源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到全球碳排放量的近70%。

由法兰克福学院与UNEP气候和可持续能源金融合作中心以及彭博新能源财经整理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间,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增加了6倍,达到2,440亿欧元,较2013年增长17%。

从灯泡到飞机引擎,节能技术的跨越式发展也带来了极大帮助,而美国的“页岩气热潮”也推动了燃气发电厂的投资。

这些投资不仅在新领域创造了就业机会,还节省了能源成本,帮助实现了经济上的增长,企业正在利用这些有利条件扩大业务。

全球能源行业也受到了切实影响。

彭博新能源财经表示,新型可再生能源的产能现已超过化石燃料,而国际能源署预计这一趋势将持续:未来五年间,全球电力产能增长部分的近三分之二有望通过可再生能源提供。

得益于技术成本的不断降低,化石燃料逐渐向可再生能源过渡,这使得诸如太阳能和风能等能源价格更实惠,并能与较为便宜的煤炭和石油竞争。但对可持续能源和能源效率的投资并不会令碳排放的增长速度减缓到足以避免气候变化。

波士顿大学Frederick S. Pardee全球研究学院环境与可持续发展政治与决策专家Henrik Selin说:“为了实现真正、长期可持续的脱钩,我认为我们无法逃避的事实是,我们需要消耗更少的能源。”

然而,当前发展中国家正在努力让数百万人用上电,世界又该如何降低能源消耗呢?

Selin说,部分解决方案是将这些国家使用的能源进行脱碳处理,并通过例如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会等机制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使用。这样他们就可以增加能源消耗而不增加碳排放。

同时,中国、北美和欧洲等主要碳排放国需要采取相当有力的措施减少能源使用。

绿色和平组织的Rochon表示,到2050年世界将100%使用可再生能源、且享有“合理的经济增长”的设想,在“技术上和经济上可行”,于此同时,将全球变暖限制在2摄氏度范围内,这已成为全球气候政策的一个目标。

但是世界需要更快采取行动,特别是在被忽略的交通等领域。

她说:“我们在世界许多地区都做得很好,很快就采用了清洁能源,并关闭污染严重的企业。但速度还不够快。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