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任鸟飞

天高任鸟飞

航空航天工程师Karl Bergey已达94岁的高龄,却老当益壮,热忱不减。Bergey终生爱好发明创造,现在正与学生齐力研究,志在开发一架可以打破现有飞行高度记录的飞机。

文:TRISH RELEY
图:JEREMY CHARLES

航空航天

Karl Bergey

出生日期:1922年12月25日(圣诞节)
居住地:俄克拉荷马诺曼
教育背景:宾夕法尼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学毕业
成就:俄克拉荷马大学工程学院荣 退休教授,Bergey Windpower创始人和董事长,Bergey Aerospace的创办负责人。Bergey发表了50多篇技术论文并获得很多奖项。
家庭成员:四个孩子的父亲。儿子Mike和Dan分别是Bergey Windpower的总裁和副总裁。儿子Andrew在科罗拉多从事电视行业,女儿Elizabeth是俄克拉荷马大学生物学教授。
业余活动:文学,剧本写作,研究莎士比亚和克里斯托弗·马洛的关系,在他的农场工作。

1938年10月22日,意大利飞行员Mario Pezzi驾驶着他的小型双翼机,冲上平流层,创下活塞式螺旋桨飞机最高飞行高度的世界记录 —— 17,083米(56,047英尺)。时过79年后,该记录仍旧保持到现在。Karl Bergey也已从当时15岁的少年,变为94岁的耄耋老人,然而他仍然希望能够打破这个记录。

“我们只是想要打破这个记录,”Bergey笑着说道,“这是我们唯一的目标。”Bergey在谈论他的计划,他希望自己创立的设计公司Bergey Aerospace能与俄克拉荷马大学通力合作,制造一架高空研究飞机(HARP),实现18,000米(60,000英尺)的飞行高度。对于一个年近百岁的老人来说,这似乎是一个不可实现的白日梦,但是我们最好还是相信Bergey可以梦想成真。他成立的另外一家公司Bergey Windpower的口号是“乘风起航,追逐梦想”(“Power your dream with the wind”);也许这也是他一生的信条。

从我记事起,我就是一个飞机迷。
Karl Bergey

“从我记事起,我就是个飞机迷,”Bergey说道。Bergey尤其痴迷于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写的故事,圣埃克苏佩里是一名作家、诗人、记者兼飞行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驾驶飞机在地中海上空消失。圣埃克苏佩里有一句格言:“达到完美的境界,并不是好得不能再好,而是好得一点都不多余”,Bergey将这句格言融入个人理念,在工作中他也以精简作为标准。

 

销售联系方式

evolution@skf.com

Bergey一生追寻自己的梦想,他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攻读航空航天工程专业,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断学业,之后便在麻省理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他在加利福尼亚开始他的职业生涯,并遇到了他的妻子Patricia。五年之后,他们搬到了弗罗里达州的Vero海滩。1960年他在那里设计了派珀·切诺基(Piper Cherokee)—— 最持久耐用的小型飞机之一。切诺基仍在产,目前为止已生产了约40,000架。

“简单是我一直以来的准则,”Bergey说道,“采用最少数量的零部件,简化设计,最大程度地降低成本。”

Karl Bergey

Karl Bergey仍然希望能够打破活塞式螺旋桨飞机最高飞行高度的世界记录。

Bergey与儿子Mike在1979年成立了Bergey Windpower公司,他也将简单的理念应用到风力发电机的设计实践中。上百家风能公司一直在不断改变风力发电的设计,而作为小型风力发电机的先驱之一,Bergey Windpower坚持使用结构简单并且容易维护的三个叶片旋转模型。

Paul Gipe是非营利性行业报告Wind-Works.org的出版人,在他最新的一本书《我们后代的风能》(Wind Energy for the Rest of Us)(2016)里将Bergey Windpower誉为航空航天领域的成功典范。“Bergey风力发电机精简到不能再精简,”他写到,“可以说,Bergey Windpower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品牌,已得到全世界的认可。”

Bergey风力发电机销往全球80多个国家和全美50个州。“公司长盛不衰的关键是,保持其家族企业的性质,并以最简单的模式来设计产品,”Gipe写到。

但是Bergey家族不总是顺风顺水。Bergey和儿子都清楚将企业和家族融合在一起带来的挑战。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从事制造风力发电机,但是Karl Bergey期望自己能够回到心仪的航空航天行业,最后他创立了Bergey Aerospace。同时他还在俄克拉荷马大学担任航空航天工程教授,他也将继续与他的优秀学子们一起潜心研究公司的HARP项目。

“他的学生都非常喜欢他,”Mike Bergey说道,“他很努力地与学生们一起工作,学生们也非常地崇拜他。”

当被问及其最大成就时,Karl Bergey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有四个优秀的孩子,设计了一架飞机—— 派珀·切诺基(Piper Cherokee),赢得了很多赞许。至今也已生产制造40,000余架飞机。期间虽遭遇些许心痛之时,但我一直能自得其乐。”

Bergey老当益壮,在他的40英亩农场上热情工作,负责管理整个HARP飞机的研发工作。他将继续担任Bergey Windpower的董事长,儿子Mike和Dan分别担任总裁和副总裁,带领公司从“天花乱坠的宣传和营销”中继续保持行业领先地位。随着市场不断扩大,加之一款节约成本的设计也不久将面世,Bergey家族企业未来将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Mike说:“企业经营艰难,如果没有父亲,我们很难取得成功。”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