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ustry

SKF全力实现净零排放目标

对于包括SKF在内的许多大企业而言,应对全球变暖是当务之急。SKF正在加大碳减排力度,扩大净零排放目标:不仅在2030年实现自身生产运营净零排放,而且到2050年,从原材料到成品的整个供应链都要实现净零排放。

相关内容

可持续发展与SKF Nova公司负责人Johan Lannering指出:“我们正处于一场全球转型之中,其规模不亚于甚至超过了行业的电气化或数字化转型,越来越多的企业已投身其中。”

Lannering阐明了全球气候危机对企业战略产生日益深刻的影响。对于我们来说,提供可持续解决方案、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等举措并不只是接下来几年内要做的事情,而是要长期持续下去。在市场不断变化的当下,企业越早应变,就越能占据有利地位。

“我认为,没有哪家公司比SKF更适合成为此次转型过程的重要角色,并能把握未来的机遇。同时,SKF内部人才济济,将全力以赴,实现目标。我们不仅要与客户紧密合作,还要率先减少自身生产运营和供应链的碳排放。”Lannering说道。

在气候科学的明确指引下,我们已经有了清晰的碳减排路线图。根据《巴黎协定》,到2050年,全球必须实现净零排放。然而,各方的实际行动与科学理论之间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差距:2023年将成为人类历史上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一年。

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研究表明,工业领域是最大的碳排放来源。2018年,工业领域向大气排放了201亿吨二氧化碳,占全球总排放量的35%之多。对于工业企业来说,迫在眉睫的去碳化需要将为其自身生产运营、供应链以及与客户的合作带来巨大的挑战和机遇。

可持续发展与SKF Nova公司负责人Johan Lannering。
生产运营及集团EHS与可持续发展经理Rob Jenkinson。

减碳先锋企业加入科学减碳目标倡议,以遏制全球变暖

许多企业正在逐步转变经营方式,并依据气候科学制定严格的碳减排目标。截至目前,包括SKF在内的逾1,000家减碳先锋企业加入了科学减碳目标倡议(SBTi),该倡议旨在帮助企业制定与《巴黎协定》目标一致的减排目标。《巴黎协定》的目标是将全球气温升幅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以内。为达到该目标,我们需要在203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半,并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

然而,今年早些时候,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Power Forward 4.0报告显示,尽管已有60%的《财富》500强企业做出与气候或能源相关的承诺,但只有20%设定了科学减碳目标。

SKF位于印度班加罗尔和迈索尔的工厂已签订太阳能发电采购协议,目前两家工厂80%以上的电力需求由可再生能源提供。

各行各业相互依赖

SKF坚信我们可以为全球去碳化做出重要贡献,并希望通过推动自身及客户的创新和增长来实现。

“为实现这一目标,SKF的全体员工以及整个价值链上各供应商的员工都需要对此高度重视,全心投入。”SKF首席执行官Rickard Gustafson说道。

“我们需要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推动变革与创新,但仅靠我们自身的力量还远远不够,我们将与所有利益相关方合作,大力倡导这一行动。就SKF自身而言,我们一如既往地凭借强大的实力,坚定不移、充满信心地来完成这项任务。因为我们是工程师,我们的工作便是解决问题。总而言之,SKF的去碳化工作正在稳步推进。”

不过,这些目标的实现涉及众多影响因素和依赖关系。一些行业所依赖的供应商在供应链的另一端可能又成了客户。对于SKF来说,要实现“从摇篮到大门”(cradle to gate)的净零排放价值链,我们不仅要与原材料供应商,尤其是钢材供应商合作,还要与供应链另一端的物流供应商合作。

我们需要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推动变革与创新,但仅靠我们自身的力量还远远不够。

Rickard Gustafson
SKF首席执行官

SKF推出碳减排计划

SKF已经制定了明确的计划,以期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自己的贡献。我们雄心勃勃的计划涵盖从原材料到交付给客户的成品的整个价值链,以便在2050年之前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一个跨职能团队制定了集团的无碳战略重点,为碳减排计划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生产运营及集团EHS与可持续发展经理Rob Jenkinson是团队的一员。

“SKF从2001年开始关注自身的二氧化碳排放对环境的影响。自2007年以来,SKF的销售额增长了60%,同时生产活动产生的碳排放减少了40%。”Jenkinson解释道。

不过,SKF所付出的努力始终只是全球碳减排行动的一部分。仅仅依靠企业自身,无法实现全球减碳目标。各国政府必须发挥作用,制定雄心勃勃、协调一致的政策,同时通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及其他倡议取得积极、有约束力的成果,推动持续的行动。这意味着为全世界的碳排放设定经济成本,以反映真实的环境和社会成本。这样,工业领域及企业就有动力采取行动,减少并最终消除碳排放。

苏格兰公司Orbital和SKF正在共同开展一个漂浮式潮流机组技术的合作项目。

SKF助力客户实现目标

“SKF可以成为推动高碳经济向无碳经济转变的中坚力量,主要方式之一是通过我们的客户。SKF的产品、系统和服务能够为现有及新兴清洁能源技术的发展助一臂之力。”Jenkinson说道。

事实上,SKF已为风电机组和电动汽车等清洁能源技术提供了技术和创新产品,并与新兴的潮流能发电行业展开创新合作。

通过优化自身产品及客户的设备系统,SKF能够为所有客户的碳减排工作提供支持,例如提供轻量化和低摩擦产品,以及帮助客户设计出更节能、碳效率更高的系统。

Jenkinson指出:“通过优化我们的产品及客户产品的设计,我们能够助力各行各业的客户显著减少能耗和碳排放量。”例如,打造更高效、更轻、使用寿命更长的SKF产品,同时凭借先进的建模和仿真软件帮助客户改进系统设计。此外,我们的旋转设备长效运转服务协议也有助于尽可能地减少能源浪费和碳排放,优化客户的工艺性能。

“这些方法多管齐下,我们有望为实现无碳经济的转型做出重要贡献,同时推动自身及客户的创新和增长。”Jenkinson补充道。

“不过,我们的道德义务和商业责任并不仅限于帮助客户转型。我们还必须应对自身生产运营和活动以及整个供应链中的碳排放问题。在解决这些问题的同时,我们能够为客户、供应商和其他利益相关方树立积极的榜样,并通过降低成本和风险创造长期竞争优势。”

“我们也看到,在采购对环境影响较小的产品方面,客户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期望。”Jenkinson说道。

“如今,我们的许多客户不仅关注其产品和工艺在使用阶段(即设备运行时)对环境的影响,还希望了解并减少上游阶段(即设备制造过程)对环境的影响。”

SKF正在与加拿大公司Boralex合作开发一款新型控制面板,以帮助风场运营商优化风电机组的性能。

供应链的净零排放与自身生产运营同样重要

SKF的目标是到2050年,供应链和自身生产运营均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这意味着最晚到2050年,从原材料到交付客户的成品,SKF的整个价值链都将实现净零排放。不过,在此之前,SKF的自身生产运营到2030年就将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SKF的目标将与《巴黎协定》中更严格的目标保持一致,即将全球气温升幅限制在1.5℃以内。

为了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目标,SKF制定了一项可靠、透明、大胆的方案,并为每种产品类型设定了五年阶段性目标,以便根据新技术的发展和相关政府政策的出台而调整目标。

钢材生产的碳排放量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7%。首席执行官Rickard Gustafson指出:“迄今为止,钢材是SKF上游供应链中最大的碳排放来源。从当前的全球钢材生产基础设施转变为碳中和基础设施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为此,我们已与钢材供应商展开合作,但凭我们一己之力所能推动的改变相当有限。作为SteelZero和ResponsibleSteel倡议的积极成员,我们将通过这两项倡议与其他志同道合的业界钢材用户合作,倡导必要的结构性变革。”

确定碳减排为头等大事

在整个集团内部以及与供应商的合作中,SKF正从多方入手,推进碳减排工作。就自身生产运营而言,SKF将通过大力提高能效和材料利用率以及100%采用可再生能源来实现2030年碳中和目标。为此,SKF面临着一项关键的挑战,即热处理工艺和大楼供暖不再使用燃气,改为生物质能或电能。

“我们面对这一挑战充满信心,目前两家工厂已经完成了这一转变,另两家工厂正朝着该目标迈进。”Rob Jenkinson说道。

由于确定了在全球范围内尽可能地减少碳排放作为头等大事,SKF如今将重点聚焦到碳排放量超过10,000吨的活动上,包括直接材料、SKF的自身生产运营、与客户和供应商之间的物流运输、IT活动、间接材料、员工和差旅。

“物流运输是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来源。”Jenkinson说道。为此,SKF一方面尽可能避免使用空运,另一方面希望指定高效的运输方式。此外,SKF认为,需要以合作的方式来推动运输业做出深刻的改变。

在2007年庆祝公司成立100周年之时,SKF便非常清楚地认识到,其技术能够为全球节能做出显著贡献,并且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时任高级研究负责人的Fred Lucas曾指出:“我们需要改变现有的行为模式,以造福子孙后代。”这句话至今仍然适用,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迫在眉睫。

正如Rob Jenkinson所说:“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听起来似乎很遥远,但对整个世界来说,实现这一目标将是一项巨大的挑战,需要上万亿美元的投入。”遏制气候变化是人类有史以来所面临的庞大的工程,但SKF坚信,工业界有义务在自身责任之外,为碳减排付出更多的努力。

SKF的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目标与科学减碳目标倡议一致

SKF已加入科学减碳目标倡议(SBTi),该倡议旨在帮助企业制定与《巴黎协定》长远目标一致的减排目标。SKF的目标是在2030年,自身生产运营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到2050年,整个供应链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在SKF内部,负责制定碳减排目标的团队也将负责实现这些目标。所有目标都将与科学减碳目标倡议保持一致,并涵盖包括二氧化碳在内的所有相关温室气体。因此,SKF的气候目标将采用科学减碳目标倡议所拟定的相同定义。

据SKF估算,集团自身生产运营和上游供应链及相关活动产生的排放量约为18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最大的排放来源与直接材料的采购有关,主要是钢材和钢制部件的采购,其次是公司生产运营和物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