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 Lassiter, Fab Foundation

引领数字制造创新的Sherry Lassiter

Sherry Lassiter有一个梦想:让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人能制造出几乎任何东西。借助FAB Lab(微型装配实验室)的实验室网络(由遍布于100个国家的1,200间实验室组成的网络),她正在将梦想变为现实。

作者:Trish Riley
照片:Martin Adolfsson

Research and theory

工业革命改变了世界,随之而来的是制造业、工作岗位、教育和消费主义。与此同时,工业革命也带来了规模化工业、经济和生活质量的严重不平等,以及诸多环境问题。如今,数字革命日新月异,快速发展。具有远见卓识的思想家,例如Fab基金会创始合伙人兼负责人Sherry Lassiter,提出了一些有助于我们打造更公平、更可持续世界的发展构想。
      

Sherry Lassiter

年龄:63岁
家乡: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
家人:丈夫(影视编辑)和一只肥猫
教育程度:哈佛大学教育学硕士
爱好:摄影、电影、骑自行车、制作玩具

“Fab Lab网络与麻省理工学院建立合作关系,密切关注教育,已发展成为公认的规模最大、最一体化的创客网络。”Lassiter说,“我们培育了一个由遍布100个国家的约1,200间实验室组成的网络。我们致力于推动数字制造,并利用这些新工具,借助新的经济机遇和强大的社交网络发挥影响力。”Fab Lab实验室为公众提供数字制造工具和知识,帮助全世界各个角落的任何人制造出几乎任何东西。

“想一想数字革命或计算机运算诞生的时代,”她说,“一小部分人富裕起来,很多人却被抛在了后面。世界上仍有许多人无法访问互联网。对他们来说,想要在经济上迎头赶上并不现实。随着数字制造变革的到来,如果我们正确行事并即刻行动,我们就有机会改变现状。我们应该如何以公平的方式让普罗大众获取知识和工具,让众多人获益于这一经济前景呢?”

Sherry Lassiter

  

新技术给Lassiter的职业发展带来的冲击并不尽如人意,但在这种情况下她成为了重塑自我的典范。“我曾经是一名公共电视科学纪录片的制作人、编剧和导演。”她解释道,“制作时长一小时的纪录片需要八个人参与,耗资75万美元,以及历时一年的精心构思;而电视行业却希望只靠一个人利用一部小型数码摄像机,花费35,000美元,在几个月内完成数个30分钟的短片来应付数小时的播出时间。我对制作博取眼球和夸大其词的内容毫无兴趣。”数字技术的到来给Lassiter的职业泼了一盆冷水,在麻省理工学院从事行政工作时,她找到了新的出路。

“在麻省理工学院比特和原子研究中心创始人Neil Gershenfeld教授的盛情邀请下,我修读了其课程‘如何制造任何东西’,因为这有助于我增长与工作相关的知识。我有幸见识到了数字制造的早期研究和应用工作,明白了技术并非神秘莫测。这门课程是我人生的转择点。我重返校园,攻读教育学硕士学位,同时创立了Fab基金会。这段经历让我获益良多,我成为了技术的创造者,而不仅仅是技术的消费者。”

“在遍布全世界的Fab Lab实验室中,我们见证了技术赋能所带来的改变。一旦新的技术被创造出来,它有可能改变人们的生活、改变社区。”Sherry Lassiter

“我把这种教育和技术普及作为我的使命。我不希望孩子们像我一样,经过35年的时间才发现技术是触手可及、富有意义的,而且能够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在遍布全世界的Fab Lab实验室中,我们见证了技术赋能所带来的改变。一旦新的技术被创造出来,它有可能改变人们的生活、改变社区。这也是我从事此方面工作的原因。我对技术充满激情和热爱。”

向基层民众普及新兴技术能够帮助人们脱贫,推进全世界经济体和城市的转型。

2003年,Lassiter与Gershenfeld在波士顿建立了第一间Fab Lab实验室,将其理念付诸实践。自此以后,雪佛龙、通用电气等公司为这项工作提供支持,向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投资了数百万美元,在世界各地设立Fab Lab。

“起初,我们不得不帮助Fab Lab网络发展壮大。”Lassiter说,“如今,我们的精力主要放在发挥社会影响上。我们并不是将计算机安置在世界各地,而是想要将我们在麻省理工学院的一部分工作下放到地区层面,问问人们‘如果你们有机会使用这些技术,你们会去做什么?’当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可以制造几乎任何东西时,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它在教育、经济机会和社会影响方面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这一切都是崭新的;未来的劳动力将与过去大不相同。技术正在将职业和学术之路紧密地结合起来。”

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办的Fab Lab全球年会上,参与人员正在开展一个电子和编程项目。

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办的Fab Lab全球年会上,参与人员正在开展一个电子和编程项目。

Fab Cities项目是对Fab Lab理念的延伸。西班牙巴塞罗那市长已规划建造16间Fab Lab,其中五间已在建造当中。他们使用本地材料设计和制造家具、衣物和房屋等不同领域的产品。“这一做法为绿色足迹和可持续城市等理念赋予了更多精彩内涵。”Lassiter说,“与其进口和出口物品,为何不利用数据的输入输出,实现本地制造?他们正试图在本地完成所有制造工作,而不是在全球范围运输物料和产品。这个目标非常棒。”

怎样才能拥有本地Fab Lab呢?“如果你是所在地区第一个想要拥有Fab Lab的人,你可以选择购买(花费约12.5万美元)或与他人合伙,为所在地区制造机器,然后利用这间Fab Lab制造出其他Fab Lab。很快Fab Lab便能以十分之一的价格进行自我复制。如果您能够快速地复制和生产出制造机器的原型,那么你的设计就不会受到现有工具的制约。只需制造出一台机器,让它按照你的要求完成任务即可。”
     

销售联系方式

evolution@skf.com

Lassiter继续说道:“全球每间Fab Lab都共享一些工具和工艺,但每间实验室又各不相同,因为它们都服务于各自的地区,满足各自的需求和兴趣。一些实验室专注于技术和创业,另一些则专注于对其所在地区来说重要的事宜,例如如何维持和保护水资源或教育,而在阿姆斯特丹,艺术界想要获取能够用于个人艺术表达的工具。我们正与耐克合作研发生产材料,并采用数字制造生产出可持续、可回收的产品。我们也与航空业界合作开展同样的项目,我们深入思考材料和制造。我们不可能想得到利用这一技术和知识的所有奇妙方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