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商业脉动同步

与商业脉动同步

瑞典商人Leif Johansson名列全国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在其职业生涯中,他不断取得新的成功。最近,他成为爱立信(Ericsson)的董事长。在他的字典里找不到“退休”这个词。

作者:CARI SIMMONS
照片:GETTY IMAGES

汽车

事实

Leif Johansson
家庭成员:妻子(45岁)、5个孩子以及孙子孙女们
家庭所在地:瑞典哥德堡
业余爱好:痴迷于马丁原声吉他。“ 马丁吉他是很棒的乐器,”他说,“ 宾夕法尼亚州的拿撒勒(Nazareth)制作的马丁吉他造型精美,集高科技和先进工艺于一身。我家里有几把马丁吉他 —— 六把或七把….”
最爱的话语:“生活是一揽子买卖。你既得到好的,也需承受坏的。每个人要学会努力适应生活。”

在Leif Johansson 10岁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与磨削轴承环相关的所有知识。他的父亲Lennart Johansson在SKF工作了50年之久,从生产线工人一路晋升为公司的CEO。Leif Johansson回忆道:“我和哥哥周六有时候会跟父亲去车间,他对生产制造满怀热情,而且善于启发他人。”

Leif Johansson希望儿子们接受良好的教育—— 这是他从未有机会得到的。所以,当14岁的Leif宣称自己想加入一个摇滚乐队时,Lennart跟他说的是,只要他能在数理化这些学科取得好成绩,他就能随心所欲。Johansson说:“现如今我65岁了,我觉得父亲这个想法不错 —— 它让这个世界少了一个蹩脚的吉他手。”虽然Johansson仍然时常弹奏吉他,但他成为一名工程师,其他的都已是历史。

我热爱工作,也喜欢在工作中结识人才。作为大集体的一员真的令我感到愉快。
Leif Johansson

Johansson的职业生涯迅速起步。年仅27岁的他就成为全球户外产品生产商Husqvarna摩托车业务部门的CEO。此后,他又相继担任前办公用品生产商Facit、电器制造商伊莱克斯(Electrolux)和沃尔沃(Volvo)集团的CEO。现如今,他是电信巨头爱与商业脉动同步立信(Ericsson)以及科技领先的全球性生物制药公司Astra-Zeneca的董事长。他还担任汽车安全系统制造商Autoliv公司董事、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Engineering Science, IVA)主席、欧洲工业家圆桌会议(European Round Table of Industrialists, ERT) 董事会成员、北京市长顾问、江苏省长顾问等职。即便如此,他仍能找出时间经营自己名下的小型投资公司。他说:“你知道有句老话说的好 —— 如果你想做成事,去问问大忙人。我精力非常集中,过着有条不紊且自律的生活。”

多年来,Johansson得到了诸多荣誉,如瑞典国王勋章、法国军团荣誉勋章、荣誉博士学位等等。对一个自称从未有过长远职业生涯计划的人来说,这可谓成就斐然。Johansson说:“我有点喜欢冒险,而且我来者不拒。如果有公司觉得需要我,我就会接受邀请。”他是各种瑞典最具影响力人物排行榜上的常客,而Johansson说自己并不觉得自己影响力很大。不过,他的确承认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责任感。他说:“企业应该为其所在的社会服务。如若不然,它们从长期来看将会失败。”

多年来,Johansson得到了诸多荣誉,如瑞典国王勋章、法国军团荣誉勋章、荣誉博士学位等等。

多年来,Johansson得到了诸多荣誉,如瑞典国王勋章、法国军团荣誉勋章、荣誉博士学位等等。

在其 长的职业生涯中,Johansson曾供职于瑞典大型全球性企业。他说,在那些公司工作,“原地踏步是万万不可的”。瑞典企业很早就开始对外出口资源性产品,而且迅速进行海外扩张。Johansson解释道:“我们不像德国或者美国企业那样,拥有一个能够开发或撤退的国内市场。但是,我们的科技发达、科学和物理水平高超,并且能够利用它们培育创新型企业。”

这个传统的优势仍然非常明显,但Johansson警告说,它现在处境不妙。他指出:“现如今,学校里的年轻学生很早就放弃了。他们觉得数学很难,而我们也从来没有让他们重新认为数学是一门很好的语言 —— 数学的确是一门语言。”

在IVA工作时,由于预见到未来工程师缺乏,Johansson把精力放在让更多年轻人选择自然科学和技术学科上。他说:“如果我们能够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学习数理化,我们就能解决一半的问题。另一半的问题,我们可以通过移民来解决。如果我们没做到这一点,那问题就是(瑞典)将逐步丧失附加值,这对一个国家来说并非好事。”Johansson还提醒说,不要想当然地认为,瑞典过去的成功无须努力也会保持下去。

Johansson说:“在我看来,从国家层面而言,我们在1968至1992年间几乎没做对过什么事情。我们对个人和企业课以重税,导致在瑞典新成立的企业寥寥无几,老公司也深受其害。这是瑞典商业史上最糟糕的时期,生产效率几乎每年都是负增长。”他说,在那以后,瑞典“大多数事情都干对了”。他的意思是说,瑞典后来建立的税收体制推出税收优惠,促进了新公司的成立,而不是把新公司赶出国门。

Johansson是欧盟的坚定支持者。作为ERT的活跃参与者,他为政客们希望回归“老”欧洲感到不快。他说:“欧洲有着一段糟糕的战争史。在我看来,这仍是欧盟存在下去的一个非常强有力的理由。”不过,他还担心欧盟解体导致瑞典丧失竞争优势、丢掉有吸引力的投资市场。他说:“如果欧盟解体,那么所有国家,尤其是小国,都将付出代价。我们的年轻一代已经习惯在欧洲工作和学习,年老的一代不能夺走已经取得的成就。”

Johansson已经年过65岁,但他说自己短期内仍没有退休计划。他说:“想都别想!我热爱工作,也喜欢在工作中结识各类人才。作为大集体的一员真的令我感到愉快。如果从技术或科学角度来看这份工作很有意思的话,那就更棒了!”

相关内容